十二月 22nd, 2019         | 评论 »

记一下从前在《少年文艺》看过的一个故事,名字和作者都忘了,不过内容很有意思。我一直认为青春小说描写的就该是每个少年都会有的独特又敏感的心思,而不是写一大堆要在周一晨会上通报批评的事迹,那不是我的青春。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挚爱《我要做一匹斑马》了,每个十七岁的人看到都会说,这就是写我呀。它的名头不是青春疼痛也不是伤痕,而是探索。 阅读全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