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典军校尉曹阿瞒生平最大的志向,就是在墓碑上题下“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

那天长廊的外沿大雨滂沱,玄德举着筷子吃得香甜,车骑将军董承带来的东西正静静躺在居处,阿瞒来见他时,就是这么说的。

阿瞒说这才是英雄。

阅读全文>>

标签:
分类: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根傍仙芝,花浸晓露,檐前宿雨沉沉。夜来无奈醉难寻。端看那,香浮玉里,凭着尔,颜色清深。更何必,轻脂薄粉,笼麝销金。

青山既别,红尘自蹈,独对风吟。孰付平生志,宝剑瑶琴。聊复拟,明年此处,思往日,流月如今。还能忆,谁同蕙质,应解主人心。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一剪云天洗碧晴,星辰寥落影斜横。
山中自对秋光晓,海外长怀月色清。
不必飞鸿南北信,犹听掣电往来声。
参商两地晨昏错,只向明朝诉昨情。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竹篱茅舍枕流湍,秋色正堪怜。
遥思来处,伤心两种,远道当年。

未知忆否平生事,刹那亦贪欢。
一般看去,等闲今日,草草从前。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通常很难再有事物搅得我内心不安。星期天早晨,克劳太太没有像往常一样抱怨旅馆的生意有多么糟糕——这种抱怨通常会演化为对挪恩镇未来的悲叹以及对祖父的怀念——而是冲所有人,其实也就是我和克劳先生宣布,我们将迎来一位新房客——荷尔·高特先生的入住。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自上封信,已经过去老长时候。瞧,我们这些老太太对于时间总是把握不定。有时候想着年轻时的事,好像刚刚修女还在教咱们唱圣歌哪,只不过转了个身,几十年“唿”得一下就过去了;有时候却要掐着怀表一秒一秒地数,熬呀熬呀,这样的日子要过到几时呢?我倒是不期盼那位大人物早早地接我去他的天国——咱们最后还是会去天国的,对吗?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最近好吗?你说的不错,乡下的空气果然对我的腰疼有好处。我住在克劳和拉文家庭旅馆。克劳太太非常亲切,亲爱的珍妮,如果你也在这里,我就能请你尝尝她做的蓝莓酱了,你从她那里还可以听到整个挪恩镇的新闻。克劳先生倒不常说话,有一次我听到他说,他在镇公所的工作总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马贡多有两个。

有人说,他见到黑与白的马贡多;有人说,他见过光与暗的马贡多;或者大汗,按照你的子民所说,我看见阴与阳的马贡多。

阴与阳的马贡多坐落于同一时空。它们相互扭结,相互重叠。阳的马贡多独立于世,阴的马贡多即处于大千世界。两个马贡多的连接处确实是有一道大门的。马贡多人说,门这面是阴,门那面是阳。但除了这道门,两个马贡多之间却没有任何围墙、障碍、隔离带,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人们从来不知道两个马贡多的边界何在,走入阳面的人,总是不知不觉又来到阴面,回到那扇门前。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谜城第25集,吞佛为了与宵做朋友,让他捅了自己一刀,随即失去意识被其带走。

谜城第34集,吞佛一剑捅死了宵,旁观的黄泉弔命因为吞佛的决绝受到了惊吓,不死心地补了一刀,确认宵的死亡。

敏锐的观众应该察觉,两段剧情之间出现了缺失。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8th, 2018         | 1 评论 »
“赦道开启那晚,下了一场大雨。今日前去杀敌,又见满目断叶。是什么理由,让吾变了?”

第一次看刀戟的人,大概会觉得吞佛这三句毫无关联的话不知所云。然而按照他平日里九曲十八弯的交谈风格来看,也许他自以为已经将问题问得很明白了。袭灭天来没有给出答案,不过不要紧,因为吞佛的问题就是他的答案。

阅读全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