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四雅杂诗郎指着异度魔界放出的烈焰对圆儿说:“这是火,危险。”机灵的圆儿学着“火,危险!”一转身扑灭了老乞丐烤衣服用的篝火。

剧情回复了轻松愉快,而我,却想起了风雪肆虐的冰风岭上,一名身背邪剑的剑客同样发问:“火,为什么要叫火?”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霹雳眼第十七集,照世明灯讲述黑邪书的来历时引入了一个狗血的故事,顺便提到了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刀狂剑痴。

我忍不住会想,二十多年前的观众看到这里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剧里提到这个人是公认已经死亡的,所以当时的观众可能会将他当作一个在回忆里不断出现的人物?引出下一段剧情的妖道角?或者干脆直接掠过这个一点也不起眼的外号?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三莲即将退场前,净琉璃对风莲说:这段时间感谢你们对武林的贡献,风莲答道,反正有三人相伴,不寂寞啊。

虽然日月重出是很振奋的剧情但是……

这就意味着三莲永远不在了。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看燕归人和羽人去公法庭找碴真有一种出了鸟气的感觉。

在琉璃仙境翻旧帐的感觉好爽,羽人很少这么直接了当地呛人。不过貌似公法庭死不悔改啊,一听说宵杀人夺物不问前因后果又挑事儿去了。素还真应该注意力在西风的死上,也没劝两句。

阅读全文>>

十一月 9th, 2018         | 评论 »

一年前就猜,可能会是欢瑞,可能会有剑踪。消息出来的那一刻,内心还是拒绝的。看留言,都说欢瑞道具啊化妆还行,就是编剧有点糟。但对霹雳来说,真的不愿看到它沦为那种靠帅哥美女养眼谈恋爱的片子。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9.2之前,媒体常用“儒雅”一词来形容马英九。在布袋戏里,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哥“大儒侠”史艳文。

2005年8月,刚当选为国民党党主席的马英九来到云林,与黄俊雄先生请来的当家一哥史艳文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向他请教怎样做一个合格的领导。

阅读全文>>

分类: 岛·江·湖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很多政客都说过自己喜欢布袋戏,有些人也许只是当作支持民间艺术的场面话,如果全台湾只有一个政客是布袋戏的真爱粉,这个人一定是王金平。

王金平,号“万应公”,马英九任内的台湾行政院长,会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表达他对一页书爱得深沉。包括但不限于——

阅读全文>>

分类: 岛·江·湖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2005年,曾任台湾省长的宋楚瑜来到湖南,用家乡话问候父老乡亲时,在场的人们一定想起了这两句诗。

他在历史中的称号是,台湾最后一任省长。

阅读全文>>

分类: 岛·江·湖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楔子

依然记得因为一句“闽南语念诗很好听”而决定开始看布袋戏的那个下午。依然记得打开第一集《霹雳金光》后看了不到两分钟就叉掉的惊恐。

中间经过很久,发生很多事。如今虽然只补了一半剧情,我想,总会从头再看一遍的。

看第一遍的时候,因为懒癌发作,很多想法没有及时记下,再看也许就想不起了。这样也好,只记下值得记的。

《戒神宝典》里,记载着这个世界曾经的一切。等不及追上新剧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吧。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一剪云天洗碧晴,星辰寥落影斜横。
山中自对秋光晓,海外长怀月色清。
不必飞鸿南北信,犹听掣电往来声。
参商两地晨昏错,只向明朝诉昨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