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不算剧评,就是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苍玄泣46开始,基本上每个画面都能让我感慨万千。自打剑踪入门,等于伴着异度魔界的剧情一路走来,看着无论立场,多少大好青年们起起落落,不可谓不可惜,也不可谓不精彩。习惯了霹雳收人的节奏,基本上每次开始觉得喜欢上谁的时候,就会突然想到,要不了两档戏他就挂了,难免郁卒一下。我对这种霹雳这种行为的理智度还算高的,真收人的时候反而淡定些,不存在受不了要骂BJ要退坑的情况。也许就像如月影“知天命”的感觉一样吧,虽然改变不了,总会希望一二。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英雄生命,如花美眷,景成时朽,朝犹微笑,夕葬尘埃。”金少爷杀死剑藏玄的时候如是说,并在尸体旁放下一束鲜花。

这是早在《霹雳眼》时发生的事情。那时很难想像,一贯轻浮骄狂的金少爷,会作出如此细腻的举动。或者不如说,想不到金少爷在声色犬马华服美颜的掩盖下,竟有一颗如此敏感的心。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看老剧,我一直很难精准把握素还真和谈无欲之间的状态。剑踪里谈无欲甫出,遭受了琉璃仙境众人一致的群嘲。我自然而然地联想,在老剧里,月才子一定是为了胜过师兄做了许多没品的事情。回头看《霹雳眼》,两个人一出场就争来斗去的,还有谈笑眉素柔云什么的情仇纠葛夹在里面,非常符合我的预期。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本集真是相当精彩的一集呐(脑补鬼王秦语气)。

素还真在琉璃仙境起肖赶跑了所有人。他的演技实在太好,好到局外观众都有可能相信他那几句刺心的话是真心的。有一种理论说一个人经历了重大变故之后,心智会一直停留在那个年龄。所以又哑又瞎的小钗就像听见大人吵架的蝴蝶钗一样,扑上去想安抚素素。而素素的语气,不是一贯的胸有成竹或无奈,而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四雅杂诗郎指着异度魔界放出的烈焰对圆儿说:“这是火,危险。”机灵的圆儿学着“火,危险!”一转身扑灭了老乞丐烤衣服用的篝火。

剧情回复了轻松愉快,而我,却想起了风雪肆虐的冰风岭上,一名身背邪剑的剑客同样发问:“火,为什么要叫火?”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霹雳眼第十七集,照世明灯讲述黑邪书的来历时引入了一个狗血的故事,顺便提到了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刀狂剑痴。

我忍不住会想,二十多年前的观众看到这里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剧里提到这个人是公认已经死亡的,所以当时的观众可能会将他当作一个在回忆里不断出现的人物?引出下一段剧情的妖道角?或者干脆直接掠过这个一点也不起眼的外号?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三莲即将退场前,净琉璃对风莲说:这段时间感谢你们对武林的贡献,风莲答道,反正有三人相伴,不寂寞啊。

虽然日月重出是很振奋的剧情但是……

这就意味着三莲永远不在了。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看燕归人和羽人去公法庭找碴真有一种出了鸟气的感觉。

在琉璃仙境翻旧帐的感觉好爽,羽人很少这么直接了当地呛人。不过貌似公法庭死不悔改啊,一听说宵杀人夺物不问前因后果又挑事儿去了。素还真应该注意力在西风的死上,也没劝两句。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脑洞来源:

“回到坐标上来,空间中有许多坐标在穿行,如同母世界的天空中飞翔的矩阵虫。”——《三体III·掩体纪元67年,银河系猎户旋臂》

书里另一次提到矩阵是丁仪在接触水滴前用于镇静的脑力体操:“联合舰队就是太空中的一个 100 X 20 的矩阵,他想象着有另一个矩阵与它进行乘法运算,一个的横行元素与另一个的竖行元素依次相乘生成一个更大的矩阵但在现实中,与这个庞大矩阵相对的只有一个微小的点:水滴。丁仪不喜欢这种数学上的极端不对称,他这个用于镇静自己的思维体操失败了。”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近日,随着电影界“纪然染诞辰百年纪念”的举办,以及贾知怀教授《南隅考订本合集》的正式出版,又掀起了一阵“南隅热”。事实上,自从安素女士授权出版纪然染生前手稿以来,已经有许多学者对此进行过研究,试图提取这58篇《南隅》手稿的公共内容,连缀成文,以还原出一篇最佳的《南隅》文字版。对这些手稿的先后顺序,修订情况,学者们也作了大量的研究。遗憾的是,这类尝试,甚至包括纪然染本人一次次重写手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失败的。对于这一点,许多学界人士也并不讳言。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