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雨潇潇说,明珠求瑕杀人用的都是正大光明的手段,功夫低的被他打死了,只好自认倒霉。这种议论,自然在戏里戏外都没什么市场。难道功夫不如人,就死了也活该,连仇也报不得了吗?霹雳里人人都会几手拳脚功夫的设定本来就不大现实,困此我常常把戏中的武学比作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知识技能。各行各业的先天顶先天们,在三次元中的另一个称呼是——大神。可如此一来,雨潇潇的理论好像也可以理解——一旦踏上这条路,能力弱的被能力强的踩死,似乎没什么不对。公平竞争嘛,他们说,总好过唯血统论,唯资本论。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武侠小说里的主角,总能在结局之前领悟大同小异的武学之道,比如人剑合一,手中无剑心中有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等等。一般故事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主人公或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者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

叶小钗的故事是反过来的,与那些老奸巨滑的正道栋梁相比,他有着非常突出的特点:执着、纯粹以及决绝。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破军天幕是一个游走于三四线之间的妖道角,看剧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他的死亡。可是意外地,这个人的死成了霹雳里对我触动最大的一个,以至于很久之后,我还是决定把自己当初对这个小角色的想法记下来。

破军天幕出场是黑夷族首领的儿子,得到的一致评价却是过于软弱。他被父亲送去中原学习,接受了文明的洗礼,因此在思想上与落后的黑夷族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与族内被众人欺凌的丑女文字春互为知音,却只能带着朦朦胧胧的好感远远欣赏。而他的妹妹香罗一心恋慕的八津蛮,原来是个野心份子。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看老剧,我一直很难精准把握素还真和谈无欲之间的状态。剑踪里谈无欲甫出,遭受了琉璃仙境众人一致的群嘲。我自然而然地联想,在老剧里,月才子一定是为了胜过师兄做了许多没品的事情。回头看《霹雳眼》,两个人一出场就争来斗去的,还有谈笑眉素柔云什么的情仇纠葛夹在里面,非常符合我的预期。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9th, 2018         | 评论 »

一年前就猜,可能会是欢瑞,可能会有剑踪。消息出来的那一刻,内心还是拒绝的。看留言,都说欢瑞道具啊化妆还行,就是编剧有点糟。但对霹雳来说,真的不愿看到它沦为那种靠帅哥美女养眼谈恋爱的片子。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谜城第25集,吞佛为了与宵做朋友,让他捅了自己一刀,随即失去意识被其带走。

谜城第34集,吞佛一剑捅死了宵,旁观的黄泉弔命因为吞佛的决绝受到了惊吓,不死心地补了一刀,确认宵的死亡。

敏锐的观众应该察觉,两段剧情之间出现了缺失。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8th, 2018         | 1 评论 »
“赦道开启那晚,下了一场大雨。今日前去杀敌,又见满目断叶。是什么理由,让吾变了?”

第一次看刀戟的人,大概会觉得吞佛这三句毫无关联的话不知所云。然而按照他平日里九曲十八弯的交谈风格来看,也许他自以为已经将问题问得很明白了。袭灭天来没有给出答案,不过不要紧,因为吞佛的问题就是他的答案。

阅读全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