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比起腥风血雨的老剧时代,现在青年们的命可是好多了。

老剧里无论出身多么高贵,天资多么聪颖,一步江湖,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挣扎着在武林中生存,或倒毙路旁无人知晓。回忆起那时的暗黑画面,正如万古长夜,杳无绝期。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雨潇潇说,明珠求瑕杀人用的都是正大光明的手段,功夫低的被他打死了,只好自认倒霉。这种议论,自然在戏里戏外都没什么市场。难道功夫不如人,就死了也活该,连仇也报不得了吗?霹雳里人人都会几手拳脚功夫的设定本来就不大现实,困此我常常把戏中的武学比作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知识技能。各行各业的先天顶先天们,在三次元中的另一个称呼是——大神。可如此一来,雨潇潇的理论好像也可以理解——一旦踏上这条路,能力弱的被能力强的踩死,似乎没什么不对。公平竞争嘛,他们说,总好过唯血统论,唯资本论。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武侠小说里的主角,总能在结局之前领悟大同小异的武学之道,比如人剑合一,手中无剑心中有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等等。一般故事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主人公或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者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

叶小钗的故事是反过来的,与那些老奸巨滑的正道栋梁相比,他有着非常突出的特点:执着、纯粹以及决绝。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破军天幕是一个游走于三四线之间的妖道角,看剧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他的死亡。可是意外地,这个人的死成了霹雳里对我触动最大的一个,以至于很久之后,我还是决定把自己当初对这个小角色的想法记下来。

破军天幕出场是黑夷族首领的儿子,得到的一致评价却是过于软弱。他被父亲送去中原学习,接受了文明的洗礼,因此在思想上与落后的黑夷族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与族内被众人欺凌的丑女文字春互为知音,却只能带着朦朦胧胧的好感远远欣赏。而他的妹妹香罗一心恋慕的八津蛮,原来是个野心份子。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我完全不知道佾云是谁,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但《佾云诗歌》的名号耳闻已久。初看歌词,“拂长剑,寄白云”一句,与古剑里百里屠苏那句平仄不调但广受好评的“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意蕴还有几分相似。虽然知道这一首歌被许多人盛赞不已,甚至目为霹雳No. 1,我一直以为走的还是荒山亮《天涯朝暮》那种稳健的风格。所以昨日心血来潮去听曲时发现演唱者是阿轮,还是有几分惊异的。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我本以为我会平静地面对“退场”这件事情,所以先写了那几行字。这很值得庆幸,因为我没想到情绪会激荡成这样,完全无法恢复之前理性的思考,无法像没看时一样笑对这个结局。同样的事情在奇象就出现过,我应该有预感的,毕竟这回是更加彻底的结束。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不算剧评,就是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苍玄泣46开始,基本上每个画面都能让我感慨万千。自打剑踪入门,等于伴着异度魔界的剧情一路走来,看着无论立场,多少大好青年们起起落落,不可谓不可惜,也不可谓不精彩。习惯了霹雳收人的节奏,基本上每次开始觉得喜欢上谁的时候,就会突然想到,要不了两档戏他就挂了,难免郁卒一下。我对这种霹雳这种行为的理智度还算高的,真收人的时候反而淡定些,不存在受不了要骂BJ要退坑的情况。也许就像如月影“知天命”的感觉一样吧,虽然改变不了,总会希望一二。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英雄生命,如花美眷,景成时朽,朝犹微笑,夕葬尘埃。”金少爷杀死剑藏玄的时候如是说,并在尸体旁放下一束鲜花。

这是早在《霹雳眼》时发生的事情。那时很难想像,一贯轻浮骄狂的金少爷,会作出如此细腻的举动。或者不如说,想不到金少爷在声色犬马华服美颜的掩盖下,竟有一颗如此敏感的心。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看老剧,我一直很难精准把握素还真和谈无欲之间的状态。剑踪里谈无欲甫出,遭受了琉璃仙境众人一致的群嘲。我自然而然地联想,在老剧里,月才子一定是为了胜过师兄做了许多没品的事情。回头看《霹雳眼》,两个人一出场就争来斗去的,还有谈笑眉素柔云什么的情仇纠葛夹在里面,非常符合我的预期。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本集真是相当精彩的一集呐(脑补鬼王秦语气)。

素还真在琉璃仙境起肖赶跑了所有人。他的演技实在太好,好到局外观众都有可能相信他那几句刺心的话是真心的。有一种理论说一个人经历了重大变故之后,心智会一直停留在那个年龄。所以又哑又瞎的小钗就像听见大人吵架的蝴蝶钗一样,扑上去想安抚素素。而素素的语气,不是一贯的胸有成竹或无奈,而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