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6th, 2019          

吴念真写过一篇文章:真正的知识分子。我看到的时候,评论里一至认为这就是典型的“乡愿”,这就是在描摹一个在吃人的社会中,多少势力联合起来逼迫一个女孩子沉沦。通篇就那个外省人一个算正常人,但这样的人,仿佛还是为吴念真们这样的本土人士所不屑着。

那时并不知道这篇是吴念真写的,后来知道写文的居然就是《悲情城市》的编剧与《一一》里的NJ,对吴念真的感受就一直有点复杂。

后来看到九把刀的一篇 吴念真:知识分子的典型,是他在听了吴念真的讲座之后写的。我想当然地以为他在对吴念真开嘲讽,所以一路看下来心旷神怡,尤其是他的行文语气总是吴念真如何如何,又描述了一大堆吴念真师傅的乡愿行径,加入许多原文中没有提到的细节,九把刀特意未对这个行为作任何评价,但一个愚昧无知,以为只读了几本经书就可以闲三话四的腐儒形像跃然纸上。尤其是收束一句

師傅讓吳念真知道,所謂真正的知識份子,是將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他的一生中,就 只有當年 亂打盤尼西林的師傅符合這樣的標準。 我想,這就是一顆柔軟的心吧。
當然這是 吳念真心中的知識份子典型。
注意黑体用词,在鸡汤式抒情之后特意加注当然这只是吴念真的看法,多么画龙点睛的一笔!多么高级的嘲讽形式!

但当我反复阅读前后文说明,发现九把刀居然是在认真感动的时候,我的世界观都塌陷了。

所以九把刀这同一篇文章居然可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阅读体验,有兴趣用两种方法读一读,绝对有不一样的收获。

«上一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