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2nd, 2019          

记一下从前在《少年文艺》看过的一个故事,名字和作者都忘了,不过内容很有意思。我一直认为青春小说描写的就该是每个少年都会有的独特又敏感的心思,而不是写一大堆要在周一晨会上通报批评的事迹,那不是我的青春。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挚爱《我要做一匹斑马》了,每个十七岁的人看到都会说,这就是写我呀。它的名头不是青春疼痛也不是伤痕,而是探索。

说回这个故事,主人公原本是一个问题少年,有一天在学校犯了错误要请家长,思来想去干脆离家出去。走到街上又不知道去哪儿,闲逛的时候意外碰到了一个小学女同学。要说这个女同学是那种优秀刻苦老师天天表扬的典型,所以他们从没有过什么交集。女同学原是出来给妈妈看病,遇见后很惊奇他为什么不去上学,他就把事情一股脑倾诉了出来。没想到女同学很爽朗地说自己父亲有一处不用的单元屋,他没办法的话可以临时住在那里。

男生反正没地可去,稀里糊涂地就跟女生回去了。女生买回两份饭,他们吃完之后就聊起了小学的事,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交流过,还有挺多可聊的。男生发现女生居然记得很多有关他的细节,他自己都忘记了。他对女生的印象就很笼统了,就记得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女生让他不用担心,安心住在这儿,自己会给他送饭,顺便找他们学校的同学打听打听他的事情怎么处理了。

之后两三天,女生日常送饭过来,还带来了外界的消息,说是学校着急找人,但他父母挺了解他,跟学校说不用找,越找他越得意,不找他过两天受不了自己就出来了。男生心想父母确实挺了解他,不过他暗笑父母大概想不到他如今日子过得挺美,根本不着急出来。每天有人送饭,没事就发发呆,女生对他挺好,还拿出自己父亲的衣服给他换。

事情是在几天之后败露的。那天男生一睁眼看到个陌生男人,鸡同鸭讲地说了几句,男人把他揪到学校,气急败坏地跟学校领导投诉说此人住他的房子,穿他的衣服,还说事情跟他女儿有关。学校把男生家长找来,父母一见他激动得要命,男生说你们不是不想找我吗?父母惊奇地问谁说的?我们急得都要发疯了。

最后女生也被找来了,面对所有大人的询问,女生一言不发。男生没办法,找家长要了一百元钱说要还女生饭钱,两人发生了如下对话:

“这个还给你。”

“给我干嘛?”

“你每天给我买饭。”

“想得美。”

“是真的。”

“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

故事就在所有大人的一头雾水中结束了。

那一年的《少年文艺》每页小说旁边都有个批,这里批的是“女孩的心事很难猜,你猜对了吗?”惭愧的是那时我作为一个女孩居然没看懂,居然要现在回头来看才发现这个故事简单得要命。女孩的心事多少弯弯绕,其实是那么明白易懂。可惜男孩的脑子最不好用,不知多少年后才会恍然大悟,于是很多人和很多人就错过了。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