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4th, 2018          

名战留给叶小钗的遗书里写道,他忘不了每次练剑时,师尊给他那甘美有味的饭团。这个时候,钗公的形象还是一名慈祥的老爷爷,这饭团,也不过被看作他关爱孙儿辈的一项依据罢了。名战并不会知道师尊心里在想什么的,奇的是观众也不知道。直到补过了遥远的古早剧,才蓦然想起,很多年后,看着这个懂事的徒弟,叶小钗是不是想起那个不怎么听话的孙子了呢?

那是金小开第一次悔过,或者说,他第一次认识到,为了生存,放下面皮装好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到回归正途的孙子,钗公的第一反应是冲上去暴打了一顿——为他从前造下的孽,也为了自己心痛。而这也是亲人之间才懂的交流——打过算数,前仇旧怨一笔勾销。

过后金小开死皮赖脸地要跟叶小钗走,叶小钗不搭理他,放任他在身边。在一次金小开被寻仇的人打得半死不活之后,叶小钗拿了一个饭团给他,看他要亲近,立马转身就走。金小开认为祖父终于原谅了自己,激动之余讲了一大篇话,中心思想就是我挺你到底。叶小钗虽然没什么表示,想必,心里还是欢喜的吧。其他人留金小开一命,大多是滥好心,或是不忍叶小钗绝后,只有叶小钗本人,只单纯怜惜他这个人而已。金小开那番话,不过是为了学叶小钗的武功,若换一个人,想起这件事,心里难免掺杂一些考量,唯有叶小钗,就算知道金小开的目的,许多年之后回忆起来,只怕还是会当真吧!

看剧的时候,这个状态的金小开,予我差不多一枚不定时炸弹般的紧张感。杀和尚可以看出他悔过是假,但又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追随祖父不是真。一边要提防他抽冷子捅叶小钗一刀,一边听他絮絮叨叨“你不要跟素还真了,他利用你,不为你考虑。”恍然间,这个少年好像以自己的别扭角度表达着对祖父的关切。这些真心话语,绝对是一直在他脑中盘桓的观念。他一心想打败的人被不被人利用与他何干呢?因为对方是亲人,所以就算是自己想杀的人,也不能被外人讨了好去。

再看《剑踪》里,叶小钗在名战身边放下一个饭团的时候,心中就有了别样的感受。看着这名倔强的少年,他心里想起的,是不是那个更加执拗的孙子呢?然而,许多观众是不知道老剧情节的,就算他们耳闻过叶小钗与萧竹盈的故事,也未必知道饭团这样的细节。于是观众不再是全知全能的,他们看见的是叶小钗对后辈人的脉脉温情,而那些往事触动的涟漪,只存在于剧中人的心里,永远不会表达给隔着屏幕的人知道。此刻,木偶真正拥有了人类的感情。

这也是霹雳一直令我着迷的魅力。看木偶们谈起那些我并不熟稔,而在他们之前不言而喻的人事,就像讲述古老的历史。这些历史我若愿意,甚至是可以翻出来亲眼见证一番的,而它们又可以从今天的戏里,从一个饭团上寻得蛛丝马迹。人们言语中的金小开,不过是一个逝去许久的名字,我却和钗公一样,偶尔念及有这样一个人,曾经如此鲜活地走跳在江湖路上。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