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4th, 2018          

如果新剧叫卖腐的话,那么老剧直接就出柜了。莫说蜕变妖郎哭着喊着要见一屠勇,而一屠勇在洞口痴痴地等了三日三夜,也别说素还真早早宣称叶小钗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更有业途灵执着地想要天祸妖狐做他的禁脔,单是崎路人一句“叶小钗的情人欧阳上智”,就不是现在任何一名编剧能想像出来的台词。

我记得这个概念大约是九十年代渐渐传播开来的。看老秦一口一个专有名词,显然台湾开化得早些。但有概念不表示有禁忌,所以早期的编剧可以肆无忌惮地挥洒兄弟之情,不必担心产生什么过度联想。

如今大环境不同了,惹人注目的不再是爱情故事而是基情故事,像古早剧里那种荤段子已经完全没有市场。一些人被角色之间的小互动萌得小鹿乱撞,另一些人则指责官方卖腐,共同特点是,他们都说官方是故意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类比。是说破戒僧,人们默认他破的是酒戒肉戒,不但不会反感还觉得这和尚蛮有意思,要是谁来说一句,破戒僧破的是色戒,恐怕这个形象立即变得猥琐下流,无人能够接受了。其实对和尚来说,戒都是一样的破,只是在观者心中有高下之别。编剧好好写着剧,观众自己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越是嚷嚷得厉害,越是显出自己对这个东西的在意。观众在意,编剧也在意,若是真有心还好,只怕好好一场交情写得缩手缩脚,生怕一不小心过了界,又闹出什么瓜田李下,白白苦了想正正经经看场戏的人。

像二十年前那样,编剧天马行空地写,我们纯洁或不纯洁地看,不用探究这些细枝末节故意与否,多好。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