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通常很难再有事物搅得我内心不安。星期天早晨,克劳太太没有像往常一样抱怨旅馆的生意有多么糟糕——这种抱怨通常会演化为对挪恩镇未来的悲叹以及对祖父的怀念——而是冲所有人,其实也就是我和克劳先生宣布,我们将迎来一位新房客——荷尔·高特先生的入住。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自上封信,已经过去老长时候。瞧,我们这些老太太对于时间总是把握不定。有时候想着年轻时的事,好像刚刚修女还在教咱们唱圣歌哪,只不过转了个身,几十年“唿”得一下就过去了;有时候却要掐着怀表一秒一秒地数,熬呀熬呀,这样的日子要过到几时呢?我倒是不期盼那位大人物早早地接我去他的天国——咱们最后还是会去天国的,对吗?

阅读全文>>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亲爱的珍妮:

最近好吗?你说的不错,乡下的空气果然对我的腰疼有好处。我住在克劳和拉文家庭旅馆。克劳太太非常亲切,亲爱的珍妮,如果你也在这里,我就能请你尝尝她做的蓝莓酱了,你从她那里还可以听到整个挪恩镇的新闻。克劳先生倒不常说话,有一次我听到他说,他在镇公所的工作总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