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4th, 2018         | 评论 »

名战留给叶小钗的遗书里写道,他忘不了每次练剑时,师尊给他那甘美有味的饭团。这个时候,钗公的形象还是一名慈祥的老爷爷,这饭团,也不过被看作他关爱孙儿辈的一项依据罢了。名战并不会知道师尊心里在想什么的,奇的是观众也不知道。直到补过了遥远的古早剧,才蓦然想起,很多年后,看着这个懂事的徒弟,叶小钗是不是想起那个不怎么听话的孙子了呢?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特别能理解素还真藏招这件事情。

从编剧的角度来说,一档戏要演二十年,总不能每出一个boss就让主角把他拍死。这些年boss越来越厉害,素还真的武功也持续升级中,不然一不小心他直接被打死复活不了就搞笑了。奇怪的是,看他打架甚至感觉不如看到业火红莲靠谱。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弯月是霹雳里第一个失踪的姑娘。观众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要为花风云的死追杀史菁菁——从此,戏中再也没有响起过《我心已打烊》。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谜城是我的一个转折点。谜城之前,单死掉一个惠比寿我都要难过一阵子,谜城之后,很难再有一个新出的人物让我投入真正的感情。为他的命运起伏挂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累觉不爱?直到如月影的出现。

如月影的偶我很早之前就见过。当时不屑一顾地想,霹雳尽推出这种只看皮相的角色唬人了。可是看到如月的设定之后,我就知道,编剧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情月无波,官方说这是月无波的曲子,却将其放在神州I的专辑中。

连邓王爷都已在开疆纪里退场,这首盲女吹笛,只能是剧情里那一阙《鹊桥仙》。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金小开和金少爷都是那种令人头大的顽劣少年,连欠抽的表现都一模一样。可是稍稍看下剧集,很容易看出两人的区别来。

金少爷以天下第一刀的身份出场,其武学造诣算得上当世一流。虽然他爱美女,爱享受,倒是一名很有原则的人。只是这份原则,和当时大部分江湖人都不太相同。记得当初欧阳世家的某个老头用白粉控制他要他去对付素还真,他完成任务之后,转头就把这个老头做了——因为跟他交易是一回事,看他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我不喜欢妖道角们总是被写得智商很低的样子,偏偏金庸最喜欢干这种事情。正道人士通过胡搅蛮缠或天真童稚或者言语误会,将反派整得一楞一楞,技法讨巧,看起来也有趣,就是觉得读者的智商被轻忽了。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朱闻挽月这姑娘初出场时像是有点可爱,有点俏皮,常常弄得大哥头疼不已的那种小妹妹。随着各人身份渐次被揭露,才发现魔界一家的关系是多么畸形。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如果新剧叫卖腐的话,那么老剧直接就出柜了。莫说蜕变妖郎哭着喊着要见一屠勇,而一屠勇在洞口痴痴地等了三日三夜,也别说素还真早早宣称叶小钗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更有业途灵执着地想要天祸妖狐做他的禁脔,单是崎路人一句“叶小钗的情人欧阳上智”,就不是现在任何一名编剧能想像出来的台词。

我记得这个概念大约是九十年代渐渐传播开来的。看老秦一口一个专有名词,显然台湾开化得早些。但有概念不表示有禁忌,所以早期的编剧可以肆无忌惮地挥洒兄弟之情,不必担心产生什么过度联想。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柳生剑影问弦知音为什么会有弃天帝乱世,弦知音解释了一大串如果当初,回溯至《剑踪》,他说,如果剑雪能够舍得。

这是双邪的传说最后一次被人提起。

阅读全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