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近日,随着电影界“纪然染诞辰百年纪念”的举办,以及贾知怀教授《南隅考订本合集》的正式出版,又掀起了一阵“南隅热”。事实上,自从安素女士授权出版纪然染生前手稿以来,已经有许多学者对此进行过研究,试图提取这58篇《南隅》手稿的公共内容,连缀成文,以还原出一篇最佳的《南隅》文字版。对这些手稿的先后顺序,修订情况,学者们也作了大量的研究。遗憾的是,这类尝试,甚至包括纪然染本人一次次重写手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失败的。对于这一点,许多学界人士也并不讳言。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喝多了,头疼。

要去离婚了。没法说给谁,说给我自己听。

我现在不能思考,她真的是因为投资才跟我结婚的吗?她对……(杂音)爱吗?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今天真是意外的收获!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陈不言看了我很久。其实那个问题是我擅自加上的,主编怪我也无所谓了,全是靠那个问题,陈不言才下决心将录音带交给我。我现在要去听了。

……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从五十年的《南隅》起步,陈不言一手打造的居典影业,如今早己是国内影视文化领域的旗舰。他本人也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变为他人眼中不苟言笑的长者,影视业呼风唤雨的人物。结束与纪然染的婚姻后,陈不言单身至今。而前妻纪然染,同时也是《南隅》导演的神秘离世,也让外人对他们婚姻破裂的原因揣测不已。经过长达多年的接触,加上记者的不懈努力,陈不言终于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谈论与纪然染之间的关系。经过协商,出于尊重受访者本人的意愿的决定,我们将采访限定为五个问题。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距离县城五个小时车程的北山上,座落着一处小小的院落,这正是《南隅》的编剧安素写作的地方。与其说是工作室,安素更愿称其为“北山村居”,这她与好友之间专用的称呼。二十年前,《南隅》导演纪然染正是在此自杀身亡。遗嘱中表明将这处房产赠予生前的好友安素。二十年来,除去工作必要,大部分时间,安素都在此处埋首文字,与外界极少联络。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看着远山上的星光抑或灯火,那一刻我们都品出了寂寞的距离 。

曾在演艺圈红极一时的全柏青,如今已淡出多年,偶尔接一两部片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玩玩票,会几个朋友”。被问及当初为何选择离开演艺事业时,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生嘛,就是经历,没什么目的,到处看看风景。”拍戏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这人生诸般风景中的一种而已。于他而言,逝世的纪然染导演不只是合作对象,更是一同欣赏风景的良朋好友。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上篇

二十年前,通过电视机收看第十七届金鹤奖颁奖典礼的观众,没有向往常一样听到最佳新人奖得主的获奖感言。凭借在《南隅》中的表演斩获此奖项的汤亦谦,用长达两分钟的沉默,表达了对不幸离世的纪然染导演的哀悼。此时,镜头切到台下唯一的空座,一旁,《南隅》的编剧安素泣不成声。

阅读全文>>

分类: 南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