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2nd, 2019         | 评论 »

记一下从前在《少年文艺》看过的一个故事,名字和作者都忘了,不过内容很有意思。我一直认为青春小说描写的就该是每个少年都会有的独特又敏感的心思,而不是写一大堆要在周一晨会上通报批评的事迹,那不是我的青春。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挚爱《我要做一匹斑马》了,每个十七岁的人看到都会说,这就是写我呀。它的名头不是青春疼痛也不是伤痕,而是探索。 阅读全文>>

标签:
十月 15th, 2019         | 评论 »

魔幻现实主义是什么?马尔克斯在书里嵌入了许多耳闻亲睹的事迹,这些事实本身是荒诞的,错置的因果关系,怪力乱神的奇境,使拉美在读者眼中变作了一块魔法横行的大陆。马尔克斯用准确地笔触不厌其烦地描写这些事件的细节,仿佛告诉读者,这些看起来荒诞不经的景象都是拉美人每日亲历的事实,抛开光怪陆离的情节不论,进入书中的世界,读者也就能体验到拉美人面对世界的感受,这不是现实,却是作者对现实的表达。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脑洞来源:

“回到坐标上来,空间中有许多坐标在穿行,如同母世界的天空中飞翔的矩阵虫。”——《三体III·掩体纪元67年,银河系猎户旋臂》

书里另一次提到矩阵是丁仪在接触水滴前用于镇静的脑力体操:“联合舰队就是太空中的一个 100 X 20 的矩阵,他想象着有另一个矩阵与它进行乘法运算,一个的横行元素与另一个的竖行元素依次相乘生成一个更大的矩阵但在现实中,与这个庞大矩阵相对的只有一个微小的点:水滴。丁仪不喜欢这种数学上的极端不对称,他这个用于镇静自己的思维体操失败了。”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没想到,十年了,翻开这篇《历程》,看到皮普准,离姑娘这些怪异的名字,看到念杂志这个情节,还能唤出记忆深处的印象。浏览了一些对残雪的评价,说她那些光怪陆离的文字只有一个目的——追寻灵魂深处的旅程。残雪自己,则坚称她的作品是理性的、本质的——缺乏逻辑的是其他作家。我不敢说残雪试图通过《历程》表达或者告诉我们什么,只能说我从这个不算故事的故事里看到了什么。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打算再读一遍残雪的短篇集。

高一的时候,语文老师推荐了一堆名字,包括路遥、刘心武、莫言、残雪等等等等。我去看了莫言,把自己看吐了。另一个人去看了残雪,回来跟老师投诉说做了一中午噩梦。我一听就打算敬而远之,经此人再三保证书中绝无恐怖内容后,才去借了来看。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2001年有一期我猜的主题是少女杀手,一百个国中女生投票,最后五个人里有个困难户一票都没有。我记得在我当时的审美里五号长得不咋样,但采访的时候那些女生们都说要投五号因为他很帅!最后得票最高的是一号,印象里长得很周正,摆了个捏空气的pose。而一票都没有的三号,后来重播的时候特意看了,节目里拿下面具之前大小S都说了好帅!真的好帅!她们的大姐还追过他。我也明明记得那时被面具后的脸惊艳了一下,感觉比其他四个都帅一截,今晚想起来去翻这期节目看看当年他们到底都长啥样。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3th, 2018         | 评论 »

我始终不能清晰地抓住我不喜欢金庸的理由。偶然见人说了两句深得我心的,点开评论区,那些文章的下场通常是被人一通狂喷。更多的人说,你们读不懂,我自认他们列举的那些深意我是读出来了的,但不代表我理解接受。

阅读全文>>

十一月 11th, 2018         | 评论 »

在所有的金庸剧里,央视的《笑傲江湖》是最得我心的一版。

这样的话,十年前是不敢说的。从金庸的大部分作品看来,无论是神雕侠侣中的“侠之大者”,《连城诀》中的人性阴暗,《笑傲江湖》的政治影射,甚至是《鹿鼎记》中的彻底解构,他一直在努力追求使作品能够“文以载道”。可更多人还是愿意将金庸框在TVB式的打架斗殴和男欢女爱中,并将其目为武侠的巅峰。

阅读全文>>

十一月 9th, 2018         | 评论 »

通草的果实鲜红鲜红的,一定和草莓一样甜吧!茂平草屋里的藤箱用通草藤编成,一定散着和竹叶一样的清香吧!可是为什么,山里的人从来不以与动物交往为异呢?

《少年文艺》童话专栏的作者,常见的是周锐、张弘、彭懿等等。每隔几期,都会出现一篇日本童话,大多写的是森林、动物与人们的故事。日本的稿件通常是彭懿翻译的,作者那里总写着一个叫做安房直子的名字。

阅读全文>>

十一月 9th, 2018         | 评论 »

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

初中时看一个讲传统艺人的节目,依稀记得好像是独角戏。像所有濒临灭绝的民间技艺一样,如今只有老头一个人在演,没有传人。节目里他们去一所戏曲学校,有一个孩子表示了兴趣,愿意跟随学习。可是——节目里解释说,老头有祖训,不得传授于外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