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陈寿从梦中惊醒,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油灯昏黄的光芒还未完全熄掉,他拨了拨灯芯,那光线亮了一些,又摇曳着沉寂下去了。

  每个夜晚,陈寿只有在这盏油灯的陪伴下才能安眠。梦里魏延的头颅有时会变作伯约,偶尔变作父亲,直至化为面目模糊的蹇硕,鲜血淋漓地呈在灵思皇后的面前。

阅读全文>>

分类: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羑里。
 
木栅窗的阴影投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一只蜘蛛忙着在木栅之间爬下,斑驳的地面上,影影绰绰地多了一张八角形的网。
 
 这是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姬昌回头看看身后的一小堆蓍草,心头突然又涌起了卜一卦的念头。
 
阅读全文>>

分类: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赵政趿坐在大殿之上,天下第一才子李斯正匍匐在他的面前。

几案上摊开一小堆竹简,赵政并没有看向他们一眼。李斯的声音单调地回荡在大殿之中:“经天纬地曰文,道德博闻曰文,学勤好问曰文,慈惠爱民曰文。”

赵政厌恶那些引经据典的博士。他们动辄“诗曰”,“书曰”,“礼曰”,轻视的姿态不经意地从他们的雅言中,从一丝不苟的礼范坚持中,甚至从他们状似谦卑的目光中流露出来,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说:不过是个养马的出身。

阅读全文>>

分类:
十一月 8th, 2018         | 评论 »

典军校尉曹阿瞒生平最大的志向,就是在墓碑上题下“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

那天长廊的外沿大雨滂沱,玄德举着筷子吃得香甜,车骑将军董承带来的东西正静静躺在居处,阿瞒来见他时,就是这么说的。

阿瞒说这才是英雄。

阅读全文>>

标签: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