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6th, 2019         | 评论 »

吴念真写过一篇文章:真正的知识分子。我看到的时候,评论里一至认为这就是典型的“乡愿”,这就是在描摹一个在吃人的社会中,多少势力联合起来逼迫一个女孩子沉沦。通篇就那个外省人一个算正常人,但这样的人,仿佛还是为吴念真们这样的本土人士所不屑着。 阅读全文>>

十二月 22nd, 2019         | 评论 »

记一下从前在《少年文艺》看过的一个故事,名字和作者都忘了,不过内容很有意思。我一直认为青春小说描写的就该是每个少年都会有的独特又敏感的心思,而不是写一大堆要在周一晨会上通报批评的事迹,那不是我的青春。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我的挚爱《我要做一匹斑马》了,每个十七岁的人看到都会说,这就是写我呀。它的名头不是青春疼痛也不是伤痕,而是探索。 阅读全文>>

标签:
十月 15th, 2019         | 评论 »

魔幻现实主义是什么?马尔克斯在书里嵌入了许多耳闻亲睹的事迹,这些事实本身是荒诞的,错置的因果关系,怪力乱神的奇境,使拉美在读者眼中变作了一块魔法横行的大陆。马尔克斯用准确地笔触不厌其烦地描写这些事件的细节,仿佛告诉读者,这些看起来荒诞不经的景象都是拉美人每日亲历的事实,抛开光怪陆离的情节不论,进入书中的世界,读者也就能体验到拉美人面对世界的感受,这不是现实,却是作者对现实的表达。
阅读全文>>

八月 18th, 2019         | 评论 »

现在心情很舒畅。非常、极其、无比舒畅

十二月 24th, 2018         | 评论 »

名战留给叶小钗的遗书里写道,他忘不了每次练剑时,师尊给他那甘美有味的饭团。这个时候,钗公的形象还是一名慈祥的老爷爷,这饭团,也不过被看作他关爱孙儿辈的一项依据罢了。名战并不会知道师尊心里在想什么的,奇的是观众也不知道。直到补过了遥远的古早剧,才蓦然想起,很多年后,看着这个懂事的徒弟,叶小钗是不是想起那个不怎么听话的孙子了呢?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特别能理解素还真藏招这件事情。

从编剧的角度来说,一档戏要演二十年,总不能每出一个boss就让主角把他拍死。这些年boss越来越厉害,素还真的武功也持续升级中,不然一不小心他直接被打死复活不了就搞笑了。奇怪的是,看他打架甚至感觉不如看到业火红莲靠谱。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弯月是霹雳里第一个失踪的姑娘。观众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要为花风云的死追杀史菁菁——从此,戏中再也没有响起过《我心已打烊》。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谜城是我的一个转折点。谜城之前,单死掉一个惠比寿我都要难过一阵子,谜城之后,很难再有一个新出的人物让我投入真正的感情。为他的命运起伏挂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累觉不爱?直到如月影的出现。

如月影的偶我很早之前就见过。当时不屑一顾地想,霹雳尽推出这种只看皮相的角色唬人了。可是看到如月的设定之后,我就知道,编剧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情月无波,官方说这是月无波的曲子,却将其放在神州I的专辑中。

连邓王爷都已在开疆纪里退场,这首盲女吹笛,只能是剧情里那一阙《鹊桥仙》。

阅读全文>>

标签:
十一月 14th, 2018         | 评论 »

金小开和金少爷都是那种令人头大的顽劣少年,连欠抽的表现都一模一样。可是稍稍看下剧集,很容易看出两人的区别来。

金少爷以天下第一刀的身份出场,其武学造诣算得上当世一流。虽然他爱美女,爱享受,倒是一名很有原则的人。只是这份原则,和当时大部分江湖人都不太相同。记得当初欧阳世家的某个老头用白粉控制他要他去对付素还真,他完成任务之后,转头就把这个老头做了——因为跟他交易是一回事,看他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阅读全文>>

标签: